当前位置: 首页> 全国教育新闻联播 >正文
                                        没有毕不了业的研究生?

                                        • A-
                                        • A+
                                        2019/07/06 22:17

                                        记者:宋宇齐 施琦

                                        毕业季也意味着又有一批学子即将离开校园迈入社会,然而有些人却无法顺利完成学业。近日,清华大学发布公告,拟对两名博士生做出退学处理。而在此之前,已有多个高校对部分大学生做出退学处理,大学“严进严出”是否已成为常态?来看报道。

                                        近日,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发布两份通知公告:《关于拟予马XX退学处理意见》和《关于拟予许XX退学处理意见》。公告称,清华大学拟对这两名博士研究生作出予以退学处理,由于难于联系到学生,无法直接送达本通知,特予公告送达。两名学生对此处理意见如有异议,可以在拟处理意见书送达之日起5个工作日内,向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研究生管理部门提交书面申辩或者进行口头陈述和申辩。而根据《清华大学研究生学籍管理规定》,未请假或者请假未获批准,连续两周及以上未参加学校规定的教学、研究活动的,或逾期两周未注册的,拟予以其退学处理。

                                        博士研究生A:我觉得首先从我们这个教育培养质量的角度来说其实应该可以说是一个好事,对于这个博士生的严要求,可以提高他们培养的这个质量。

                                        博士研究生B:这个要严格管理,才会让整体的质量提升,而且这不单纯是学校的事情,而且也是关系到我们每个学生。

                                        硕士研究生C:所谓严管就是说严把出口,如果在这个出口这块还是太松的话,学习状态可能没有得到一个有力的监督,学习的效果也很难得到保证。

                                        为严把高校出口关,近年来,不少高校都对违反学校相关规定或不能完成学业的部分大学生作出退学处理,“没有毕不了业的研究生”已成为过去。2018年从深圳大学退学的博士、硕士研究生共132人,其中有74%是因为未写学位论文或学位论文达不到申请学位的要求无法毕业而退学。今年3月,合肥工业大学发布公告,对46名硕士研究生予以退学处理,广州大学有72名研究生被退学。同一时间,西南交通大学也对超出最长学习年限且未提出结业申请的2012级博士研究生和2014级硕士研究生,按学校相关规定的要求进行了退学处理。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中国博士生教育研究中心主任 陈洪捷:我们历来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进口很难,很严,但出口相对来说松,也就说没有淘汰,零淘汰率,这个现象我觉得是个好现象,也就是说我们培养制度不是说你进来了,肯定能送出去,所以你必须要做出相应的努力,修课程,论文等等。

                                        事实上,在美国等教育发达国家,研究生淘汰比例高达30%左右,严把毕业关早已成为常态。而随着我国研究生培养管理的逐步严格,不少在校研究生也感受到了压力,北京某高校的博士研究生小郑就是其中之一。

                                        小郑 博士研究生:压力肯定还是会增大的/我们研究生其实标准是一直没有变的/但是我能明显感觉到就是无论是我自己的导师还是其他的老师,他们对我们的培养质量这个要求就越来越高了。现在我们不仅是看书,而且需要把这些知识整合起来研究,就是不能说只看一本书,然后写一个读书报告就可以了,这个对我们要求就更高了。

                                        现在,小郑每天的学习时间超过十个小时,虽然毕业压力增大,但是他觉得在压力之下自己的学习更加专注了,成效很不错。今年2月,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和加强研究生培养管理的通知》其中提出了切实落实质量保证主体责任,严格执行培养制度,狠抓学位论文和学位授予管理,对不适合继续攻读学位的研究生要落实及早分流,加大分流力度。对此,专家认为,除了采取清退制度之外,建立“提示—预警—分流淘汰”的制度体系,形成有效的分流淘汰机制也十分重要。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中国博士生教育研究中心主任 陈洪捷:分流淘汰的制度是这样的,就说第一就是如果你达不到博士学位,那么我给你一个硕士学位,你可以出去照样可以工作。我们现在研究生招生量规模越来越大了,学生也越来越多样性,所以也不是说每一个进来的学生都能够或者都愿意就是拿到最后的毕业证,所以这样我们必须要开一个口子给那些不能够或者不愿意的学生给他一个出口,所以我想这是一个,肯定是一个方向,而且只有这个方向把它彻底的给它建立起来以后呢,我们的培养质量才能肯定,如果你没有让学生体面的出局的渠道,那么你这个培养质量你是严格不起来的,最后真正,最后把关,你是把关不起来的,必须有一个体面的出路,就是说给他一个相应的出路。

                                        而对于学生而言,学习才是第一要务,既然选择了继续深造,就应该保质保量的完成学业。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中国博士生教育研究中心主任 陈洪捷:现在我们学生想的比较多,有时候外面诱惑也比较多,比如说工作,实习这种挣钱,这种其实确实很多,但是呢,他们忘记了,他们的主业是学习,所以很多这种被清退的,往往都是他真不把学业当学业的人,但不是说真正学不下去的人,这种很少,大部分实际上是完全能够学下去的,学生毫无疑问应该把学业真当学业,在有限的时间里边,把这个学业更好地按照规定毕业,这是第一要务。

                                        研究生需要“严出”,导师也应“严教”

                                        大学“严出”是一个系统的工程,所谓的“严出”,还应体现在整个学生培养链条上。所以研究生要“严出”,导师也应“严教”,这样,“严出”才能实现推动教育机会均等化、多元化与教育质量内涵式提升的作用。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关注我们

                                        • 新浪
                                        • iPhone版下载
                                        • Android版下载
                                        CETV

                                        微信公众号

                                        手机客户端

                                        猜你喜欢

                                        管家婆期期准免费资料精选大全